客户端下载
东方号平台

举报

举报原因:

勤得利农场王瑾瑜冒充警察



30岁的勤得利农场王瑾瑜只是一个沉醉在游戏室里玩捕鱼机的赌徒,然而,从2012年开始,他冒充公安部禁毒局的一名一级警司,“空降”到勤得利办案,以民警的身份招摇撞骗整整5年。

5年来,他以警察的身份“骗”了一个老婆,还有了一个女儿,身边亲朋好友的钱也都被骗得差不多了。

 

 

更令人称奇的是,因为演技好,在案发前,他的谎言一直没有被拆穿。在接受审讯,王瑾瑜甚至说,冒充民警的时间长了,“有时候走在马路上,连我自己都觉得,自己就是一名警察。”

入戏太深啊!

派出所民警宾馆查房

偶遇一位很有范儿的假警察

2015年5月上旬,忂州市柯城区荷花派出所民警对辖区某宾馆进行清查时,偶遇王瑾瑜。

今年37岁的王瑾瑜身高只有1米70,但体格较大,身穿黑色警用棉T恤、警裤,加上一双发亮的黑色皮鞋,外表看上去相当有领导范儿。

 

 

民警要求王瑾瑜出示工作证件。

王瑾瑜出示了一张名为“王瑾瑜某”的警察证,上面写着公安部禁毒局的一级警司。

民警随即发现警察证上的警号和警服的警号不一致,便进行了核查。

面对民警询问,王瑾瑜先是虚张声势自称到衢州办理涉密案件,详情无可奉告等。见面前的民警并没有被公安部的名头唬住,实在无法蒙混过关,王瑾瑜只好承认自己并不是所谓的公安部禁毒局民警,所有的警用服装、证件等都是通过非法渠道购买的。

民警随即将有违法嫌疑的王瑾瑜传唤回派出所接受讯问。

经常穿警服在朋友圈晒太忙

 

 

但真相却让人惊掉了下巴

原来……

王瑾瑜每天从事的不是抓毒贩,而是在游戏室玩赌博性质的捕鱼机,是个赌徒。少则输数千元,多则两三万元地输,花钱如流水。

王瑾瑜从小便崇拜警察,特别是缉毒警,觉得警察穿着警服的样子特别威风凛凛。但是,在生活中,他又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。周围的人亲戚朋友要么是工作好,要么自己创业,而自己却是一事无成,30多岁了,却连个老婆也讨不上,很是灰心。

王瑾瑜经常浏览网页搜集一些关于警务工作方面的信息,了解警察的工作流程。

因为喜欢,所以学起来快。王瑾瑜很快懂了些门道。2010年,王瑾瑜从网上购置了假的警察证、警服等,开始了自己的“警察生涯”。

 

 

经过“包装”,王瑾瑜再和别人交往时就有一套说辞:公安部禁毒局的一名外勤民警,之所以常年驻在衢州,是因为抓捕毒贩的需要。

让王瑾瑜没想到的是,“公安部空降民警”这个身份,竟真的吸引了不少人和他来往,并为自己带来了许多想象不到的好处。

王瑾瑜经常在微信朋友圈里晒自己的警服照,QQ空间里也经常发自己在加班熬夜的图片。在外人看来,王瑾瑜绝对是一个敬业爱岗的好“民警”。

王瑾瑜经常打着办案的幌子,问朋友借车外出,称要跟踪毒贩。他还经常“不慎”穿着“公职”字样的警服出现在朋友面前,时不时还从口袋里露出自己的警官证。言谈举止中,更是有意流露自己在公安系统的关系圈,可以帮别人摆平很多难题。总之,他的一切都让朋友们佩服、羡慕。大家都觉得他能力很强,在社会上吃得开。

他用警察的身份骗了个老婆

还骗了很多亲戚朋友的钱

 

 

两年前,30岁的衢州姑娘阿莲看上了乔装成警察的王瑾瑜,如今二人已经有了一个9个月大的女儿。

在妻子面前,王瑾瑜一直自称是缉毒民警,无论婚前还是婚后。

阿莲开始时也有过怀疑,经常问他一些工作上的问题,但每次王瑾瑜都以自己的工作性质特殊,需要保密为由搪塞妻子。王瑾瑜甚至还神秘兮兮地跟妻子说,自己的工作是机密,不能和亲戚朋友说,否则会受到纪律处分。

后来,阿莲相信了这套说辞,不再问他的工作。王瑾瑜经常自称去外地出差办案,每天早出晚归,阿莲还心疼地让他注意身体,不要太劳累。

直到王瑾瑜落网之前,阿莲一直认为王瑾瑜就是公安部禁毒局的外勤民警。

除了抱得美人归,王瑾瑜开始利用禁毒民警的身份骗钱。

 

 

2014年12月,一位朋友张某找到王瑾瑜,希望帮忙想想办法,让其吸毒被抓的家人免于强制戒毒。

王瑾瑜随即表示自己可以通过关系找领导替张某的家人进行活动,并向张某索要了人民币4万元作为疏通关系的费用。

时隔一个月左右,另外一名朋友徐某也找到王瑾瑜,表示可以出钱,希望王瑾瑜帮忙把其正在强制戒毒的家人保出来。王瑾瑜当即表示可以帮忙到公安部去找关系,并索要了6000元人民币和若干财物。这两次骗取的财物,均被王瑾瑜赌博挥霍一空。

案发后,当民警找到被骗当事人了解情况时,对方纷纷表示难以置信,“这个王瑾瑜,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假警察啊!”屏蔽此推广内容

就连王瑾瑜自己也因“入戏太深”,在接受讯问时称,“有时候走在路上,我也觉得自己是一名缉毒民警,每天都在抓毒贩。”

今日热点

小编精选

阅读排行

条评论

最新评论
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

联系我们|2hlj.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