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户端下载
东方号平台

举报

举报原因:

冰雪经济的现实与野心

青山屯村民王兴(化名)决定赌一把。2017年,王兴投入120万元做起了民宿生意,以每天100元左右的房费揽客。他算了一笔账,这样的人流量大约五、六年就能够回本,比在外面给别人打工有奔头。青山屯紧靠着东北冰雪经济的“明珠”亚布力。

而位于另一个冰雪“明珠”雪乡景区内的王大妈正在为一批回头客准备着房间,她将门口“空房”的招牌翻过去,刚过正午,她家的9间房已经全部订完。从事民宿十几年,这9间房在3个月内的经营已成为她家每年主要的收入来源。

如果时间倒流,他们都曾是当地林场中的一员,放树、砍伐、木材加工很可能是他们共同的命运,直到2014年,黑龙江省森工总局宣布全面停伐,冰雪旅游经济成为诸多黑龙江林区人的新落点。

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,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”标语

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,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”——这一标语在黑龙江随处可见,是黑龙江人新的致富信念,雪下了几千年,他们直到最近几年才明白这是大自然对黑龙江人的眷顾。

但2018年开了个不太顺利的头。黑龙江冰雪旅游经济的两张耀眼的名片——亚布力和雪乡分别成了东北营商环境的靶标和“宰客”的代名词。一时间,质疑声四起,黑龙江的冰雪“掘金”陷于困顿。

从林业经济到冰雪生意

今日热点

小编精选

阅读排行

条评论

最新评论
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

联系我们|2hlj.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