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户端下载
东方号平台

举报

举报原因:

小米·大艺术家·荒木经惟 | 穿过冥河与烟花柳巷

1940年,荒木经惟出生在东京下谷区一个普通家庭,与他家一街之隔的是东京最大的红灯区——吉原。吉原在历史上多次遭遇大火,遇难妓女就被合葬在附近的净闲寺墓地。这块墓地,是荒木儿时的游乐场,冥冥中也预示着他未来的作品主题——情色与死亡。

荒木经惟 Nobuyoshi Araki

荒木经惟的父亲是一个木屐师傅,同时也是一个摄影发烧友。60年代初,大学2年级,荒木经惟和一个高中女生交往。真实的性和想象的性,第一次在他的镜头里融合。

点击视频,


YT大艺术家 - 荒木经惟:写真狂人的情与爱(上+下合集)

从普通人的道路离开——他的转折

大学毕业之后,荒木经惟进入电通公司担任摄影师,最初的工作是拍摄商业广告。但很快,他厌倦了毫无挑战的重复。利用空闲时间在公司附近拍照,拍银座的女性上班族。这是日本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,穿制服的上班族女性,代表着这个国家经济的繁荣,社会面貌的变化。而制服背后,则潜藏着压抑的性与欲望。

荒木經惟,“施乐摄影集”内页(Xerox Photo Book),1970年,© Nobuyoshi Araki

在路上拍得不过瘾,荒木经惟把模特请到电通的摄影棚,拍摄人体。他因为这些大胆、真实的照片一炮而红,也因此被电通公司开除。失去工作后,荒木有大量时间拍照,日本从此多了一个情色摄影师。

荒木經惟,“施乐摄影集”(Xerox Photo Book),1970年,© Nobuyoshi Araki

他们创作欲最强的青年时代,正好赶上日本高速发展时期,其中也包括情色业。最具代表性的,就是导演大岛渚拍摄的电影《感官世界》。影片以二战前一则日本桃色新闻为故事原型,展现男女之间疯狂的性爱,最后以死亡宣告了一种极致的欢愉。而荒木经惟的摄影,则是在日常生活中展现着“感官世界”的诱惑。身着和服的东方女人,简洁古典的和室,一尘不染的榻榻米,被捆绑着、暴露着、放纵着……这些画面出自日本浮世绘,而拍摄对象则多是东京街头的平凡女子。

爱情——情色大师的专一内心

1971年,荒木经惟出版了第一本摄影集——《感伤之旅》,记录了他与妻子青木阳子的新婚旅行。

荒木經惟,《感伤之旅》(Sentimental Journey),1971年,© Nobuyoshi Araki

荒木经惟与阳子是电通公司的同事,他们相识于1963年。荒木当时是一个身着奇装异服,声音洪亮尖锐的男人。有一天,阳子和同事一起制作电通内刊,荒木是摄影师。他提出要为阳子拍一张照片。他对阳子说:“不要笑,刚才那个不高兴的表情就很好。”

荒木經惟,《感伤之旅》(Sentimental Journey),1971年,© Nobuyoshi Araki

1971年,他们结婚,从东京往西,前往京都、长崎旅行。荒木几乎拍下了妻子的每一天、每一刻,在餐桌上、火车上,还有床上。最经典的一张,是阳子侧卧在一艘木船上,她睡着了,像胎儿一样蜷伏着,周围水波荡漾,像是要穿过冥河。

荒木經惟,《感伤之旅》(Sentimental Journey),1971年,© Nobuyoshi Araki

情爱——妻子是他的新开始

在相识的30年,荒木经惟为阳子拍摄了数不清的照片。阳子为了荒木做了很多“蠢事”。有时是光脚穿着木屐从地铁月台的厕所里跑出来;有时是摆出一些风骚的姿势。

荒木經惟,《感伤之旅》(Sentimental Journey),1971年,© Nobuyoshi Araki

阳子曾出版一本随笔,叫做《我的爱情生活》,记录了她眼中的荒木经惟。在阳子面前,荒木是个敏感而纯真的男人,他戴着坏人面具,内心却敏感细腻、甚至时常感到寂寞。但在这个世界上,也只有荒木,会这么懂样子。

荒木經惟,《感伤之旅》(Sentimental Journey),1971年,© Nobuyoshi Araki

这就是阳子与荒木的情与色。

离别——从此与天空为伴

1990年1月26日,因患癌症,43岁的阳子去世。就像当年和父亲告别一样,荒木经惟为阳子拍摄了最后一张照片。照片里,鲜花簇拥着死去的阳子,身边放着他们的猫咪奇洛的摄影集。此时,荒木发现,窗外的木莲花全部开了。死亡呼喊着生命,生命消失在死亡里。

荒木经惟,“感伤之旅,冬之旅”(Sentimental Journey, Winter Journey),1971-1990年,© Nobuyoshi Araki

一年后,荒木经惟出版了摄影集《冬之旅》,这是《感受之旅》的续篇。他用日记的形式,记录了阳子从发现癌症到去世的过程。在影集中,荒木写道,“我抓紧她的手指,她也紧紧地回应我。彼此一直不曾分开。”

荒木经惟,“感伤之旅,冬之旅”(Sentimental Journey, Winter Journey),1971-1990年,© Nobuyoshi Araki

阳子走了。荒木经惟变本加厉地拍摄,让摄影填满他的生活。他成了这个世界上所有活着的和死去的摄影大师中,最高产的一个。他每天背着相机出门,拍东京的花朵、天空、猫、女人和男人。如果有一千只手,荒木就会每一只手都拿一部照像机。只是,后来的照片里,仿佛多了一点忧伤,一声轻叹。

荒木经惟,“感伤之旅,冬之旅”(Sentimental Journey, Winter Journey),1971-1990年,© Nobuyoshi Araki

记录一切——荒木经惟在世界的方式

2010年,荒木经惟被查出患有前列腺癌,陪伴他二十多年的猫奇洛也已去世。这个世界,真的只剩下相机陪伴他了。如果说,以前驱动他拍照的是欲望,现在则是迫在眉睫的死亡。整个2017年,有几十个荒木经惟的摄影展在东京举办,人们还是像从前一样,偷偷地、激动地、爱着他镜头下的情色与欲望。

荒木经惟 Nobuyoshi Araki

他拿着相机,到处拍摄,因为他说,还有那么多好看的啊。

www.ytcreativemedia.com

Contact Us

contact@ytcreativemedia.com

如果你有任何问题,请email我们吧

今日热点

小编精选

阅读排行

条评论

最新评论
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

联系我们|2hlj.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|